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开始慢慢改变。
也许是从观音庙,也许更早,也许更晚…
金凌从来都没有奢求自己和江澄的关系可以和忘羡一样,他觉得,自己早就是大人了,和江澄的关系当然会变,也当然不会变。

江澄说过,你是我外甥,是家人,血脉相连,我当然要对你好。
除了这个呢?如果…
没有什么如果。
对啊,事实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如果,所以阿凌的心安之处也从未变过。

反正,舅舅就我一个外甥,除了我,还有谁呢?

评论(4)

热度(139)

© 亚历山大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