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一直觉得金凌有点娇气,从小到大吃过最大的苦大概就是聂家祖坟里的那一次了。以前每次来莲花坞不是这疼那疼就是喊无聊,完全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但是江澄其实不知道,在金家,别人眼中的金凌是什么样子,因为那些年,他顾不上。
他忙着找魏无羡的魂,常常酗酒,常常不眠不休。然而每次断片儿之后从床上醒来,他都拒绝去想他是怎么回到卧室这件事。
金凌其实并不十分喜欢夜猎,金家法宝那么多,他根本就不需要那么频繁的出去,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因为夜猎的时候可以偶尔路过莲花坞。
虽然江澄也偶尔不让他进去。
又一年江澄过生日,金凌发愁,送什么好呢,他蹲坐在金家高的看到会腿软的台阶上发呆。魏无羡也是闲的,非要去撩,蓝忘机拦不住,当然,是不是真的很想拦还有待商榷。金凌本来不想说,但是也许是脑子被驴踢了?最后还是禁不住魏无羡的拷问,然后被魏无羡嘲笑。
后来蓝忘机非常有良知的提议要不试试莲藕排骨汤?金凌就更愁了,莲花坞不是没有厨子啊,一个汤而已,问题是这个菜简直就是莲花坞的伏地魔好吗!不能提,谁提谁要被江澄抽死的。
但是魏无羡特别笃定,江澄发飙一定是因为那些厨子做的太难吃,更何况江澄从小就不爱吃什么莲藕。
所以这个世界上还有谁的莲藕排骨汤能做出和江厌离当年做的一样的味道呢?
………这是个问题。
后来,温宁默默的给了金凌一张食谱,一眼看去纸张泛黄,有些年头了却被小心的收藏,字迹飘逸而锋利还有些秀气,是女孩子写的,却并不是江厌离的笔迹。
温宁再三保证食谱没有问题,就是江厌离当年的方子。金凌表示十分怀疑,但是还是照着方子试验着做了一些,正要出锅尝尝味道,就看见江澄黑着脸站在身后,手里的紫电还是戒指的模样。
金凌一时觉得有点想逃,正在犹豫该不该把锅子掀了毁灭一下证据,就听江澄问他,不是做给我的吗?顺手接过金凌手里的汤碗,也不管金凌有没有用过,尝了一口,两口…直到见底。然后沉默了半响说了句难吃。
是的,特别难吃,和姐姐当年做的一样难吃呢。
金凌看着江澄离开厨房的背影,和手中的空碗,不知所措,好像…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魏无羡总算做了一件好事啊……

今晚江澄心情特别好。

评论(8)

热度(90)

© 亚历山大昊 | Powered by LOFTER